Wei Zirui

MPI student from the Bachelor of Social Sciences in Sino-Lusophone Trade Relations, Schoo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exchange to the Polytechnic Institute of Leiria, Portugal

 

住過的每個地方,都在我的心裡留下相應的痕跡。葡萄牙,是我的第三故鄉(第一自然是家鄉武漢,第二則是大學求學之地澳門),在那兒,我度過了精彩難忘的一年。

關於求學。雷利亞理工學院的老師都“hipersimpático” (超級友善)並且認真負責。由於我們是葡語與國際貿易相結合的專業,老師備課也得兩者兼顧,於是各種經濟報紙雜誌成了老師桌上的常客。Paula老師是教葡語的,但為了更好地與我們專業相配,她笑稱自己“硬生生被逼成教經濟的”。老師們除了用心準備教學材料,盡心傳授知識以外 ,還盡可能給我們創造機會走出課堂,將理論付諸實踐。經過SISAB博覽會當翻譯的工作,我再也不敢小瞧Marcio老師貿易課上“contendor”(集裝箱)等專業詞匯了。參觀了共和國議會後,我突然對Jorge老師課上冗長抽象的法律條文產生了濃厚興趣,因為我知道這些能夠聲張正義,解決問題。六一兒童節教葡國小朋友剪窗花,我第一次感受到傳播中華文化的樂趣⋯⋯

關於生活。海外留學生活最磨練的當屬各種生活技能了。洗衣,做飯,不知不覺間我們變得更獨立了。不僅如此 ,我們的生活節奏也逐漸慢下來,調整成葡萄牙步調。葡萄牙人習慣休閒,很少見他們匆忙的模樣。在路上,他們會笑臉相迎,互相問好,不管認識與否,然後邁著悠閒的步伐去市中心露天咖啡館吃下午茶。如果是週末,他們一定會邀三五好友去酒吧嗨上一夜,把自己從朝九晚五中解放。是我的葡國朋友們教會了我 從容,悠閒,熱愛並享受生活。的確,這一年,我做的練習,聽的聽力少了,但誰說在咖啡廳裏學不到葡語呢?

關於詩和遠方。詩指的是書。在澳門,我有時會覺得適合我閱讀的葡語課外書太少。在這兒,一整個圖書館都是葡語書,我可以盡情地看上一整天。遠方自然是指旅行了,短假遊葡萄牙,長假則遊歐洲。從一開始的尬聊到天南地北朋友遍佈歐洲,從一開始被文化差異驚得目瞪口呆到見怪不怪,我思想越來越開開放,越來越包容。從歐洲文化大背景再來看葡萄牙,我對自己住的“雷村”越來越有歸屬感和認同感。也許我快成為半個葡萄牙人了吧。

最後,非常感謝澳門理工學院給予我們中葡經貿的學生到葡萄牙雷利亞理工學院交流的機會。我在葡萄牙度過了豐富多彩,永生難忘的大二一年。